城市的国家价值(图)

简德齐武汉 公务员

换个角度看国家中心城市,可以看这个城市的国家价值。

城市的国家价值有不可替代方面与可替代方面的不可替代性,前者可称为原发性不可替代优势,后者可称为获得性不可替代优势,二者是相得益彰的。优势越突出,城市的国家价值自然就越彰显。

审视自身,武汉的国家价值何在呢?

从不可替代方面看,中部崛起和长江流域发展都是国家战略,在中部崛起战略中看武汉地位,中部6省,武汉及武汉城市圈处于中部人口的聚合部,战略地位显著;在长江流域发展战略中看武汉,下游有上海,上游有重庆,中游虽有长沙、岳阳、南昌、九江、武汉、黄石、安庆等城市,但武汉综合经济实力首屈一指。若武汉建成国家中心城市,必将有力地整合长江中游的经济社会发展格局,显著地平衡我国东、中、西部的发展,优化全国的生产力布局。

再从可替代方面的不可替代性看,武汉二、三产业和都市农业都具有较强的基础,科教实力仅次于京沪,在全国名列前茅,医疗卫生服务中部地区首屈一指,铁水公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不断完善,大交通、大物流的格局逐步形成。

更为可贵的,武汉的国家价值已部分地得到国家确认。2006年4月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若干意见》,2007年12月,国家发改委批复武汉城市圈为“两型社会”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,2009年12月,国务院批准同意东湖高新区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,这些举动赋予武汉以国家使命,明确了武汉的国家责任。

从主观努力方面讲,获得性不可替代优势更重要。如果说原发性不可替代优势是常量,获得性不可替代优势则是变量,是可以着手改变的;如果说原发性不可替代优势是存量,获得性不可替代优势则是增量,获得性不可替代优势越多,原发性不可替代优势就越巩固,获得性不可替代优势长期化固定化,就可能转化成原发性不可替代优势,并进一步加强原发性不可替代优势,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;如果说强化原发性不可替代优势是做加法,增加获得性不可替代优势则是做乘法。建设国家中心城市,应当在可替代领域赢取尽可能多的不可替代性,取得比别人更多的相对优势。

怎样建设国家中心城市,从时间序列分析,应有一个基本的“三部曲”。起步是在有条件的领域赢取“单项冠军”,取得突破;接着应当努力争取更多领域的“多项冠军”,扩大战果;之后则是赢取全国性或者至少是一个相当广阔区域内的“全能冠军”。

从空间序列分析,首先是优势最为突出的行业或部门率先做成全国最优最强,接着有更多行业或部门跟进,最后总体上跻身全国前列,部分领域具备国际竞争力。